我要怎麽去形容怎麽说

    失去你不止是难过

    像一个随风漂浮的泡沫

    被你的指尖戳破

    Ai就像短暂的白日焰火

    一个转眼就错过

    你背过身任由狂风轻易地吹灭我

    一句话都不肯说

    我在人群中没你的下落

    我在繁华三千匆匆经过

    灯火临摹着你的轮廓

    掠过落魄的我用你的眼神烧灼

    我在黑夜里仔细地m0索

    动作像个孩子一样的笨拙

    可你保持沉默

    离开我

    我看着

    零落的枯的碎的风肆意地

    卷起的那满地的皱褶

    像我们的纠葛

    腐烂成沼泽

    痛快地

    飞舞着飘着烧着无休止的

    恨不得要一整个透彻

    多苦涩像刀割